推推啦下载官网

雪绒长的清丽脱俗,冰肌玉骨,穿着一件白色的宫装,非常漂亮,要不然也不会钟无尽的属下韩仰波看上。

现在邹阳也看上了雪绒,这才故意找了龙华的茬。

“他妈的说什么!”

龙华脾气爆炸,龙家现在危机四伏,他不想惹事,挨了一巴掌他忍了,可是对方竟然敢打自己女朋友的主意。

“龙华,骂谁呢!这是我妹夫的弟弟,也是张林前辈弟子的弟弟。”皮耀提醒龙华。

还冲着龙华使了个眼神,低声道:“邹哥,他是我的发小,家里面遇到了点问题,得罪了一些修炼者,他求到我的面前,我绕不开面子,特意带他去见妹夫,请他帮忙解决这件事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邹阳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
“龙华是吧,这事不用去求我哥了,我给摆平,条件就是让女朋友陪我一晚。”

龙华拳头攥紧,双眼露出冷冷的目光,拉着雪绒的手:“走。”

“走,走哪儿?”邹阳不屑一笑。

“刚才可挡了我的路,这事儿难道就要这么算了?”邹阳皱眉道。

中传新晋校花可爱唯美走红

“皮耀,我可给面子了,可是这发小不懂事,求人办事,那就得有求人办事的态度,还把自己当成大爷了是吧。”

皮耀道:“龙华,干什么呢,现在只有邹哥能帮们龙家。”

龙华冷冷道:“不需要!我就是死,也不会答应他的条件。”

“好硬的骨气,如果我硬要她留下来呢?”

邹阳抱着双臂,戏虐的看着龙华,区区一个普通人,他并没有放在心上,自己要拿捏他,那还不是揉面团一样吗?

“可以试试。”雪绒松开龙华的手,不甘示弱。

“哎哟,我好害怕哦,女宗师,放在以前是挺厉害,至于现在嘛,哈哈哈,不过垫底罢了,我哥吹口气,就能让乖乖臣服。”

邹阳轻蔑一笑。

“是吗?把哥叫出来,跪下来给我兄弟磕头认错,然后自废修为,我便饶们兄弟一命。”这时,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。

“小欢,这不管的事,快回去。”

龙华脸色难看,没想到会把王欢牵扯进来,本来他带王欢过来,是要给王欢争取一个机会。

没想到会是反倒把王欢牵着进来。

“好大的口气,竟敢这样跟我说话,小子算什么东西,也配让我哥出来见?”

邹阳冷哼一声,目光露出丝丝冷意。

他的大哥邹平是张林前辈的第五弟子,除了几位关门嫡传弟子外,邹平的地位已经很高,在修炼界也算的上一号人物。

本身实力也不差,加上是张林这位道门领袖的弟子,可以说非常显赫。

邹阳作为他的弟弟,仗着邹平的名声,胡作非为,大家对此事早就见怪不怪。

这三人真倒霉,得罪谁不好,偏偏得罪了邹阳。

除非那叫雪绒的女子能够答应邹阳的条件,否则这两人的小命就难保了。

“美女,也看到了,男朋友和他朋友的小命都捏在我手里,要是答应陪我一晚,我就放一个,陪我两晚上,我就放了他们两个,怎么样?”

“找死!”雪绒冷哼一声,身形忽然一闪,便到了邹阳的面前,一掌拍在他的身上。

邹阳的修为虽然与雪绒相当,可是他早就被酒色掏空,更何况他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敢对他出手,猝不及防之下,当场吐了一口血。

“敢打我,哥,哥,快来救我!”

邹阳吐血后,扯嗓子对这内门大叫。

别院内,张林和他的弟子们正在接待客人,听到外面的吵闹声和求救声,脸色立刻耷弄下来。

邹平脸色顿时拉长,对于这个弟弟他是知道的,仗着自己的名头胡作非为,但他并没有约束,而且很护短。

听到弟弟的叫声,他噌的一声站起来。

“师父,我去看看,谁敢在的地盘上捣乱。”

张林沉着脸,说:“我跟一起去吧,说不定是仙域那边安排过来的奸细。”

刚一出门,就看到邹阳躺在地上,胸口被一片鲜血染红,邹平的脸立刻就发黑了:“是谁打伤我的弟弟的。”

“哥,是她,是他们三个,要替我报仇啊。”有了大哥给自己撑腰,邹阳立刻爬起来,指着雪绒三人说道。

雪绒和龙华两人脸色一阵难看。

这可是张林的高徒,修为不知道比自己高出多少倍。

“们找死!”邹平怒目而视,眼里杀机爆射。

王欢皱眉,讽刺道:“怎么?不问问弟弟做了什么,张口就

杀我们,张林的徒弟,好大的威风!”

“哥,他们是仙域的奸细,被我揭穿了真面目,想要杀我灭口啊。”邹阳虽然纨绔,但是并不傻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如果制造一个好的借口的,大哥也不好给他出头。

如果给他们按上仙域奸细的罪名,那么就没有任何顾虑。

旁边的皮耀没有开口,他老实的推到一旁,他虽然在邹平面前能说的上话,但是话语权不大,完全没有必要为了王欢他们三人得罪邹家兄弟。

“仙域的奸细,们胆子太大了,敢到我师父的地方捣乱,今天非杀不……”

邹平的话还没说完,跟着出来的张林看到王欢的瞬间,脸色顿时大变,开口想要阻止:“慢着!”

但是邹平他哪会听师父的话。

他清楚这三人绝不是什么奸细,一旦师父问清楚后,那他弟弟胡作非为的事就要曝光。

所以,他不仅没有停手,反而加快了恭敬。

张林看到这一幕,就知道为时已晚。

王欢脸色一寒,直接从雪绒和龙华两人的背后站出来,伸出一根手指:

“张林,教的好弟子!”

一道劲气从王欢手指弹出,宛如一道闪电般划破虚空,瞬间射在邹平的眉心,他的脑袋就像被子弹射穿的西瓜一样,砰的一声,脑袋被发出的劲气社贯穿,当场毙命。

在场的人忽然一片寂静无声。

无数人脑海里冒出一个可怖的念头,这人是谁,竟敢当着张林的面,杀了他的徒弟,难道真是仙域奸细不成?

邹阳看傻眼了,两眼还在瞪着,自己的哥哥出手,竟然被这个小子弹指杀死。